倩女情债

“你有没有搞错﹗计划书做成这样,客户能接受吗﹖你是想搞破坏,还是低能,白痴﹖”范太太太一脸怒气,将我做的计划书批得体无完肤,足足骂了我半个钟头。我忍声吞气道﹕“嗯,对不起,总经理,我再想想,修改修改。”心里却怒喝道﹕“死八婆﹗死肥猪﹗,吹毛求疵﹗”“修改﹗”她那画出来的黛眉一扬﹕“修改个屁!压根儿报废,推倒重来﹗”我耸耸肩,怒火中烧,拿起计划书,起身准备离开。“动动脑筋!白痴﹗”范太太伸出肥成一团肉的手指指住我,说道﹕“再做不好,另谋高就﹗真不知你有什么特长,摘什么都不行,白痴﹗”“好了吧!别白痴白痴的!”我终于谷爆,猛拍一下抬面,瞪眼竖眉怒视看她,说道﹕“我有名的,叫陈大可﹗叫彼德﹗假如我叫白痴,妳就叫白猪,白肥猪,肥母猪,妳不是人﹗”“你……”范太太太冷不防我会还嘴对骂,而且骂她最忌的肥母猪,勃然变色。我顿时知道自已闯了祸,不过已收不回来,心一横,干脆豁出去。“嘻﹗死肥猪,”我撇撤嘴,冷冷地一笑,说道﹕“妳不知我有什么特长﹖有﹗”我指指自己的小腹下,“不但特长,而且特粗,不像董事长三寸钉﹗要不要见识见识﹗”谁都知道范太太是董事长的便壶,而有次偏偏给我见到范太太老情人的阳具,小便时只有半截手指般,好似未曾发育的孩童。一针见血,毫不留情,范太太原本红彤彤的肥脸一下子变成惨白。“你……”只吐出一个字,一口肥肉又颓然坍下,整个肥躯倒在大班椅上,四肢软垂,眼睛合拢,仿佛昏死过去一般,一动也不动。我心‘卜’地一跳,别……别受了我言语刺激,心脏病发﹖哗,死了!万一她一命呜呼,我岂不是好麻烦﹖半年前,柔柔死于非命,间接也与我有关,难道又重蹈覆辙﹖我惊恐万状,马上绕过辫公桌,跨到范太太身边,推推她的肩膀,低嚷﹕“喂喂﹗总经理,妳没事吧﹖妳……别吓我啊……”她依然纹丝不动,死去一般。我拍拍她的脸,说﹕“总经理﹗总经理﹗妳醒醒啊,醒醒啊﹗”我提高些声音,也没有反应。“槽啦,别真的给我气死了﹖心还跳不跳呢﹖”我伸手按她的左胸,摸到软绵绵硕大无朋的乳房,我急忙缩回手。还是把脉吧﹗拉起她的手,按在脉搏上,‘卜、卜’。阿弥陀佛!阿利路亚!菩萨,天主保佑,她还活看,未死﹗我松了一口气,又推推她,拍拍她,叫道﹕“总经理,妳醒醒,醒醒……”她的眼睫毛眨眨,眼皮动了动,终于张开眼来。我知道她一定会眼睛冒火,痛骂我一顿,并赶我走。算啦,鬼叫我口出恶言,没有摘出人命,要解雇我就解雇吧﹗谁知,范太太竟一把拉住我的手,眼睛不但没冒怒火,却罕有的柔和,甚至,含情脉脉。“彼德仔,我要看看你的特长。”范太太低声柔气的说著,就‘滋’地扯下我的裤链,伸手一掏,我胯下的累累之物就给她捞了出来。迅雷不及掩耳,一刹那的工夫,我的阳具巳握在她肥嘟嘟的掌中。“妳……妳……”我不无惶恐,一切太出乎意料了。我来不及推开她,她已经凑过血盆大口,一口含住偌大的龟头,一只手握住臊根,另一只手抓住春袋,教我无法动弹。“总……总经理……妳别……别……”我感到一股强烈的电流,从阴茎传遍四肢百骸﹗敏感的龟头,给她唇舌含吮舐啜,阴茎给她的肥手回来抖动,春袋给她轻轻摩捏,同时,还伸出一只手指在我的肛门口搔撩,轻轻柔柔地插了一节指头入洞……我虽然对这个肥婆娘十分反感,见到她的样子都倒胃口,但她替我吹萧,竟令我快感阵阵。那口交技术今我想起柔柔,柔柔给我‘吹萧’时,就是这样的,每每令到我不克自持,最后,在柔柔的口中爆浆﹗因为她怕让我的巨蛇钻她的桃源洞……没想到这人见人憎的肥母猪,也有可爱的一招,我闭起嘴巴,不再叫她‘别’别了,干脆闭起眼睛,享受她的手口带给我的官能快感。还不仅是官能享受,我心想看是柔柔在爱抚我含吮我,心理上的享受更今我陶醉。足足有半个钟,我给她双管齐下,摘到血脉贲张,巨阳似根铁棒,像刚从冶炉中取出来的,胀得发烫,‘卜卜’跳动。或许,我会在她口中爆发了!但就在这时,她将龟头吐了出来,舌尖舐看龟头小嘴上冒出来的涎液,喃喃自语地对着阴茎说道﹕“啊,宝贝儿,瞧你,还是这副德性,想撤在我嘴巴里了,是么﹖嘻嘻嘻﹗”舌尖将小嘴上的一粒珍珠一揉,又道﹕“尽管你还是又粗又长,今个儿我是不怕你的了,不用你在我嘴里发泄,我让你舒舒服服矮进我的阴道里,在里面爆浆,高兴么﹖”说著,范太太三两下就剥光自己的衣服,又动手除下我的裤子。我竟任由她动手,因为,我糊涂了,一头雾水,在发愣。我听到的,虽然是范太太的声音,但那番说话,应该是柔柔说的,范太太是初次替我吹箫,怎能说出这样的话来﹖我们又不是旧情人﹗会不会是我脑海中,当范太太是柔柔的缘故呢﹖但,明明是从范太太的嘴巴中说出,一字不漏传入我耳仔中,绝不是我脑中思想的话语。我正发愣之际,范太太已将上半身躺在办公桌上,曲起双膝,一双脚踩在桌子边,两条又肥又白的大腿擘得很开,纤毫毕现。

范太太大概三十七八有了吧,又肥尸大只,胸前堆起两座肉山,毫无美感可言,一只大肚脯,堆满脂肪,很可怕。小腹下有一片吓死人的黑森林,与雪白的肌肤相互辉映,愈加显得乌黑油亮,闪著金屑般的光泽。茸毛下,我见到一只巨鲍,几乎有手掌般大,高高隆起似半只大皮球。两片小阴唇宛如两只猪肝色耳朵,茸拉两旁,显露出中间一条暗红色的肉缝。她伸下双手来,将两片肥厚的猪腋耳仔朋开。我赫然瞧见一个红盈盈的洞穴,足有乒乓球那么大的口径,我想起柔柔的小穴,不过二毫子硬币大小,两者相差这么远,真吓我一跳。“来,彼德,你瞧,很大的﹗”范太太昂起头,向我笑吟吟说﹕“你放心插进来吧﹗我不害怕,以前洞小,你的阴茎偏偏又粗又长,我才惊怕。“彼德,来,插我,狠狠地插,我这次一定让你满足﹗来吧﹗”话音未落,范太太已伸出双腿,用脚勾住我的光屁股,将迷迷糊糊,目瞪口呆的我勾到她跟前。我呆若木鹦,因为我又听到柔柔的口吻,尽管是范太太的声音。范太太将我的阳具握住,龟头在她的肉洞口研磨几匝,滋润一番,水桶腰一挺,肥臀抬拱,就将我半条大红肠吞了进去。尽管她的穴大,但可能是我的东西太粗长了,插进洞内,也觉得裹得紧紧的。肉壁抽搐,含吮龟头,今我激动起来。刚才给她吹萧,已有喷浆而出的冲动,现在箭在弦上,管她娘的﹗我将两条肥白圆浑的粉腿双手挽起,老汉推车般,身子向前一冲,大红肠‘滋’地直戳进肉洞深处,嵌进玉盾里。她‘哟’地高嚷一声,“死彼德﹗那样大力,子宫口都给你捅开了﹗”说著,她伸下手去摸摸我的阴茎,惊讶得瞪大眼睛。“哗……还露出一段在外面呢,可是里面已抵到我心口似的﹗难道这双肥大阴户都容纳不了你的肉棒儿﹖难怪我以前……”她喃喃地。“奇怪其么﹖只怪妳的肉洞生得太浅,偏偏我又天赋异秉,这下,就可以让妳见到我的特长了吧﹖”我反唇相稽,十分得意。“我怎全不知﹖知道你又粗又长,才拿这只肥美大鲍给你品尝,谁知……”她蓦地目光一闪,咧嘴笑笑,说道﹕“彼德,没关系,你只管插进去好了,只要你舒服。”我耸耸肩,心想﹕“这还要妳讲,到这地步,我还不狠狠报复,枉为男子汉了。”于是,我二话不说,就大力抽插起来,记记全根尽没,顶到她深处的玉盾变玉帽。顶一记,她就‘喔’地嚷一声,浑身一震。惭渐地我抽送得愈来愈快,她肥肉乱颤,闭目张口,依呀直嚷,好像一头被宰的白肥猪。没想到又肥又浅的肉洞,钻起来别饶情趣,龟头每次冲破阻力,深陷肉窝,都带来奇妙的快感。不变的姿势,快速抽插,强力磨擦,再加上我又想速战速决,毕竟这是总经理办公室,她又肆无忌惮的叫床,我只抽迭了六七百下,就让火山爆发,亿万子孙送进范太太的桃源深处,让他们去漫游子宫太虚吧﹗我将肉棒退出来,范太太也一骨碌起身。她不理自己腿间一片污秽,反而跪下来捧起我的阴茎就舐,从龟头舐到橾根,连春袋,腿间,股沟,屁眼都舔得一吃二净。这时,我已从性交的激动中冷静下来,顿时觉得我竟会与人见人憎的肥母猪范太太做爱,简直不可思议。难道真是她骂我个狗血淋头,我才来个大报复﹖但,她,总经理,又怎么突然会春情勃发,发花癫一般﹖范太太替我将下身清洁一番后,爱暱地拍拍我的阳具,笑盈盈道﹕“小宝贝,以前一直不能给你畅快,我死了都不安,这下好了,我终于让你满足了,再不用撒在口里手里,真正射进阴道里,你开心不开心﹖”我不由得浑身一震。这,怎么是范太太说出来话﹖分明是柔柔的口吻。一而再,再而二,肯定不是我的幻觉了吧﹖难道……啊﹗会不会是……我一把拉住范太太,嗫嗫嚅嚅地道﹕“妳,妳是柔柔﹖”范太太嫣然一笑,伸出肥短的手指,作了个跟以前柔柔常做的兰花指手势,在我额头上戳一下,道﹕“做了半天爱,还不知我是谁﹖嗯﹖”百分百是范太太的声音,又是范太太的人,偏偏似柔柔的神情﹗一个肥婆,一个美少女,揉合在一起,很不可思议。“是……是……”我吞吞吐吐,顿一下,反问起﹕“妳究竟是谁﹖我真的糊涂啦﹗”范太太莞尔,一只手还握住我的阳具,幽幽地道﹕“彼德,你真蠢,还骂人家死肥猪,自己才蠢得如一头猪呢!你不是一直想,将你的大红肠喂进我下面那张小嘴巴里面么﹖还问我是谁,蠢猪!”啊﹖难道真是柔柔﹖鸡道世界上真有鬼上身这回事﹖“唉,彼德,你这根大红肠,我真的又爱又怕,”她将柔软的阴茎捏捏抖抖,说道﹕“这次总算真正尝到滋味了,如你你愿,也还了我的心债了﹗”真是柔柔!如假包换﹗我紧紧褛住她,“妳是柔柔!妳上范太太的身﹖”她唇际闪过一抹微笑,亲热地偎着我。我乐了,一把将她放倒在地毯上。“干吗?”她目闪眸光,问。“做爱!这回是跟柔柔做爱!”我分开她的两条肥腿,嘴向她的肥厚阴唇凑过去……嘴巴还未摸到范太太的巨鲍上,已经嗅到一股又腥又臜的骚味,十分剌鼻。旋见到高高隆起似半只球的阴户中间,凸出两片猪肝色小阴唇,又肥又厚,犹如给打肿了的嘴,样子十分之难看。我不由得顿了一下,没有即刻亲吻上去。老实说,因为是柔柔上了范太太的身,我才有兴趣跟她作口舌服务的,但毕竟这只丑样的巨鲍,不是柔柔可爱的小蜜桃,所以戛然停在她的阴户前,嘴巴没有贴上去。柔柔的水晶般的水蜜桃,不知有多可爱﹗半年前,我和柔柔已从拥抱热吻发展到互相爱抚,当然,是隔看衣裤那种。有一晚上,我们在法国餐厅吃了大餐,饮了一些酒,兴致勃勃,就带她游车河。仗着些少酒意,我想,今晚一定要伸手进她衣裤去摸个痛快,最好,偷吃禁果﹗所以我将车开进僻静的小路,伸手进去,撩起她的短裙,从大腿摸到内侧尽头,钻进裤管,抚摸那软绵绵,热烘烘水蜜桃。柔柔只是微微震了一下,将滚烫的俏睑挨到我的肩膊上,两条粉腿居然还尽量分开着,方使我抚摸。才摸了几下,蜜汁就流了出来,中指嵌到两团肥肉的肉缝里,我摸到一个小穴。对了,那就是桃源仙洞的神秘洞穴,手指一曲,一节指头嵌进洞内。“喔!”柔柔娇嚷一声,本能地夹紧只腿。肉洞将我的手指也裹得很紧,我感觉得里面的嫩肉在抽搐,似在吮啜我的手指头。“柔柔,痛不痛﹖”她告诉过我,她是处女,我当然要这样问。“不……”她摇摇头,说﹕“不过很暖,很……舒服……”她羞涩涩地瞄我一眼。“柔柔,”我在她的秀发上吻了一下,说道:“妳也替我摸摸好吗﹖摸我的阳具,我也会很舒服的,掏出来玩玩吧!”柔柔‘嘻嘻’一笑,很听话,真个拉开我的裤缝,将我的阳具掏了出来。在裤内热得难受的小兄弟马上一柱擎天,而且峥嵘雄伟。“哗!”她低嚷一声,闪著惊讶的目光,说﹕“以前隔着裤,我摸过,已知道好大件,没想到……竟会这样粗这样长,倒像特大装的啤酒罐,吓死人!”柔柔还用纤纤土手捏捏抖抖,新奇到不得了。“含含吧,柔柔!”我又吩咐。柔柔真的很听话,俯下头去,丁香小舌先在龟头上舐舐扫扫,才徐徐的纳入樱桃小嘴。我有种被电著的感觉,快感的电流迅速传遍我的四肢百骸,激动得不得了。我把车子驶离小路,驶进路旁的树丛里。车一停,我就将柔柔的短裙内裤剥掉。“妳含我的小兄弟,我舐妳的小妹妹﹗”我拦腰抱起柔柔,她双手还握住我的命根子,樱嘴含吮看我的龟头,头朝下,脚朝上,两腿分开,我的头正的好埋在她的腿间。柔柔小巧玲珑,身轻如燕,很轻易,我们成69式。我仍坐在驾驶椅上,一手楼住她的柳腰,一手扶着她的粉臀,嘴巴已经贴近了她的阴户﹗啊﹗我噢到一股销魂夺魄的处女肉香,从她水蜜桃中渗透出来,端的异香扑鼻﹗我见到疏落有致的细致茸毛,坟起的胀卜卜阴户,宛如半只小皮球,白中带红,十分秀美小巧。两座白玉丘中,一道紧紧闭合的溪涧,阴唇几乎包在里面,十足一个水晶梨,水蜜桃﹗我伸出舌头从肥厚的肉唇舔到肉缝,二寸小灵蛇觅到湿漉漉的小穴,钻了进去。柔柔花枝乱颤,却又动弹不得。况且,她仍倒转着娇躯,樱嘴又舍不得吐出我的龟头,只由得我的舌头在她桃花小溪中游弋,舐撩卷绕游进游出。那是我第一次亲吻柔柔的阴户,欣喜得心如鹿撞,十分激动。柔柔大概给我舐撩得春情荡漾,更起劲地含吮我的玉茎,将龟头吞进深处,又吐到唇际,吞吐愈来愈快,龟头受到强烈的磨擦,我感到极度兴奋,蓦地,一股激流喷发而出,阴茎在她口中‘卜卜’搏动……柔柔‘唔’了一声,一嘴都是精液﹗我完全估不到会在她口里爆浆,忙不迭将她放下来,抱在我怀里,犹见她鼓起了樱嘴,将我的亿万子孙含在嘴裹,嘴角上有抹乳白色的粘液流淌。柔柔一脸尴尬惶恐,她满嘴精液,不知吐出来还是吞进去,傻傻地望着我。

我急忙掏出纸巾,凑到她的嘴上,说﹕“吐掉吧,柔柔!”她眨眨黑白分明晶莹的明眸,‘咕嘟’‘咕嘟’咽了进去,还伸出丁香小舌,将嘴角的精液也舐入口。“是你的,我不能吐掉!”柔柔倩笑盈盈,脉脉含情﹕“可惜来不及用下面只嘴来吞,对不起,彼德……原来她早已愿意献身于我,可惜我的精液飞弹却误中副车。“柔柔,好柔柔!”我紧紧抱住她,“是我没用,互相口交,令我太过冲动,冷不防在妳口中射精,没关系,再来一次二次,梅开二度,梅花三弄,四喜临门,我都可以做﹗怎样﹗”柔柔羞羞答答地点下头,表示愿意﹕“不过,她摸摸我那软软成一大团的阳具,你这样粗长,我怕容纳不了,你要温柔点……”“当然,当然﹗”我兴奋莫名。我将她抱到后座,互相爱抚,我吻遍了她每一处地方,从香发至纤足,连一只只玉趾都含进口中,‘啜啜’含吮,更对她的玉门,品个不停。她也吻我,吻我的小兄弟,又将龟头含进口中,爱不释口,双手还在玉茎上捋动,在春袋上摩挲。阴茎很快又硬起来,热辣辣似根刚从烘炉中取出来的大铁杵。趁热打铁,我将柔柔的两条秀美的粉腿往肩上一扣,龟头探到花蕊,在她桃源洞,研磨几匝,腰一梃,龟头插了进去!“痛﹗痛﹗”她伸手掩住我的阴茎,不让我进一步插过去,眼角已经迸出泪珠。“别……别……痛……撕裂般的痛!你将我的阴户插破啦……”她另一只手也伸了下来,摸摸会阴下湿濡一片,抬起手来一看,一手鲜血﹗“真的撕破了﹗裂开啦﹗我只是探进了一截龟头,决不会将她的肉唇撕裂。“柔柔,不是的,那是处女膜破了,放心……”我安慰她。柔柔再摸摸下体,阴户四周好好的,才相倍只是捅穿了处女膜。“不过,彼德仔,你太粗大了,我很痛,今天放过找,好不好﹖过两天,等处女膜伤口痊愈了,我给你玩个够。”她可怜兮兮的央求着。我不是粗鲁男人,当然怜香悄玉,见她雪雪嚷痛,焉能霸王硬开弓﹖来日方长嘛﹗“好吧﹗”找将硬绷绷,头岳岳的阴茎抽出来。柔柔坐起身,拿了纸巾替我抹阳具,不无内疚地说﹕“彼德,真对不起,我一定给你的。你硬翘翘没有泄火,我再替你含,还是在我口中发泄吧﹗”说者她一口将我的龟头含进嘴里,手口并用。这一次,又在她嘴里爆浆。我们相拥在一起,絮絮地说著情话,不知不觉地,迷迷糊糊,不省人事……醒来时,我竟身在医院,而柔柔呢﹖已一缕芳魂归大国﹗原来找们在汽车里中了一氧化碳窒息,给巡瞥发觉,只救活了我……现在,柔柔上了总经理范太太的身,让我发泄,但范太太怎能和柔柔相比﹖而对模样丑陋的臭鲍,我无法想像是柔柔那香喷喷的水蜜桃,我吻不下去。“柔柔,”我抬起头来,“妳如果想与我续未了缘,也该找个漂亮女郎上身,这肥母猪那只鲍鱼,我舐不下去。柔柔‘噗嗤’笑,说道﹕“还要求多多,将就点吧﹗我料她阴户阔大,又生气她骂你,才上她身的,不如,你闭上眼,我来﹗”完全足柔柔的口吻,但却是范太太的声音。她将我按倒在地毯上,赤裸裸的肥躯骑到我身上,握起我的阴茎,龟头对准湿腻腻的阴户,上下捺捺,崁进两片肥厚的小阴唇之间,半只龟头探进了肉洞。随即,那双筲箕般人的肥臀往下一沉,就将我那又粗又长的阴茎全部纳入阴道裹,龟头将子宫口都顶了进去﹗她‘喔’地换了口气,就策骑驰骋起来,胸前两只硕大无朋的木瓜,抛上抛落……蓦地,传来敲门的声宵,“范经理,我,芭拉﹗”范太太停下,眨眨眼问我﹕“芭拉是谁﹖”柔柔当然不知道,我告诉她﹕“范太太的秘书,一个漂亮女秘书,万人迷﹗”她眼珠一滴溜溜一转,一抹狡黠淘气的微笑闪过唇际,拍拍我心胸道﹕“彼德,那就尽管益你吧。免得你埋怨我﹗”随着昂起头对门外说﹕“进来﹗”芭拉进来,关上门,突然‘啊’地惊嚷一声,见到地毯上两条肉虫,总经理范太太正骑在的我身上,‘噗嗤’,‘噗滋’做爱。太意外了,她一下子呆若木鸡,你……你们……嚅嚅嗫嗫地。“芭拉﹗”范太太向她招了招手,“这个陈大可,真的大得可以,我一个人搞他不了,妳也来跟彼德仔玩吧﹗”“我……不,”芭拉诚惶诚恐,十分尴尬,但蓦地浑身一颤,就满脸笑容,说道﹕“太好啦,我来接力﹗”我冷眼旁观,知道是柔柔上了芭芭拉的身﹖但范太太呢﹖范太太怎办﹖果然,这一瞬间,范太太复原,如梦初醒,她赫然儿到自巳一丝不挂,骑住下属身上,而一条粗壮特长的阴茎抽在自己的阴户裹,十分胀满,不由得大吃一惊,结结巴巴地问﹕“怎么回事,怎么回事﹖”吓得跳起身,我耸耸肩,很无奈地脱﹕“我骂妳,妳很气恼,就……强奸我,芭拉都见到啦﹗”“是的,是的,总经理﹗”芭拉这时巳脱光衣服,蹲到我们身边,妳玩得很起劲,还吩咐找来按力。“哗﹗”她一把握住找湿漉漉的阴茎,高兴地说道﹕“这样硬,特粗,特长,我就快乐死了……”说著就朴到我身上来,我抱住她一翻身,将她压在身下。芭拉跟范太太太完全不同,她真的是天使面孔,魔鬼身材,插云白玉峰,幼细小蛮腰,两条修长美腿,一只胀卜卜上等鲜鲍……浑身无处不美。这回送上门来,既然柔柔有成人之美,我怎能辜负这番好意﹖何况,柔柔在她身上,她代柔柔,正合适!于是我二话不说,揽住芭拉的双腿,龟头在桃源洞口上下左右研磨拨撩。须臾,淫水汨汨,沾湿了龟头,将偌大的龟颇抽进去,很湿润,颇顺利。芭拉吁了口气,脸上涌起兴奋的红晕。“胀,胀死人啦!真,真舒服﹗彼德,快,快插进来,捅死我,大力插好啦﹗”还用她吩咐,我腰一挺,全根尽没!“哇﹗从未这样充实过﹗”她目闪艳光,“很紧,很紧,是不是像我的阴户,小巧紧窄﹖”显然是柔柔的口吻﹗“是的,是的﹗我们玩个痛快吧﹗”我说著就疯狂地抽插起来。“我要死了﹗我要死﹗”她大声叫床。一旁呆若木鸡的范太太清醒过来,跪到我身边,央求道﹕“彼德,别那么快泄啦﹗我……我还要……”从此,总经理与她的秘书,成了我的情人。柔柔何只是还我情债﹖简直是送大礼哩﹗

评分
相关推荐

提示: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,请牢记

请不要忽略该提示,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。